栗子璃

空行为了看起来有不少字
吃着栗子的我还是把tag打上了
自娱自乐产品

高铁站出口的手扶梯很长,也很慢。

出差回来的李熏然扶着行李箱,无聊地望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。

李熏然看了几眼把电梯口围成一个半圆的人群,怎么没有拿着锦旗来迎接人民公仆的?刚破了一个大案子的李警官心想。

忽的视线停留在一个熟悉的大头上。

四目相对。

那人温柔地抿出个一字笑,李熏然突然体会到小说里所谓的 世界只余下你我 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好不容易电梯把李熏然送到凌远面前,凌远笑着接住了喊着“老凌”向自己扑来的小狮子。

“瘦了,”凌·人肉秤·操心爹·远掂了掂怀里的人,“得好好补补。”

“要吃椒盐小排骨!”李熏然笑呵呵地接话。

凌远呼噜了一把李熏然的卷毛,“瘦了还有理了。”

“哎哟,我可是个需要大补的人。”李熏然略带委屈地望着凌远。

“还想吃什么?”一手接过行李箱,一手牵起李熏然的手。

“冬瓜排骨汤!”

“好。”

就说我怎么把然然写得这么小女生orz
我的锅orz
就说我为什么在高铁站听着残酷月光写出来了这个orz

评论(4)

热度(7)